選股是一種取捨

取法人連續買超的,捨缺乏法人關照的,取長紅突破,捨長黑跌破,取營收獲利成長,捨獲利衰退.....,這些是比較常見的選股條件,但如果這些條件互相衝突該怎麼辦?例如獲利衰退,但法人卻連續買超而股價長紅突破,或是獲利成長但法人賣而股價跌,這時候又該如何取捨?
例如聯發科是營益率創低的股票,但它前幾天有點強勢,媒體訊息報導外資調升評等,是否該因為它出現長紅K線而看好?要選營益率創低而股價過去一段時間沒漲的聯發科?或是要選營益率創高但股價已經漲一大段的台積電?

選股取捨的背後有著基本的投資邏輯,對於以基本面為主的投資邏輯,會捨棄營益率創低的股票,對於以技術面或籌碼角度的邏輯,營益率項目可能不是選股決策的考慮因素,不同的投資邏輯會有不同的取捨順序
除了上述之外,實際上還有更多因素需要共同考慮,雜亂的資訊加上似是而非的新聞訊息混雜其中,像一團迷霧壟罩在真正有用的資訊之外,讓投資人看不清實像而難以取捨

資訊軟體可以很有效的幫投資人按照各種設定的條件篩選並排序,但找到的也未必是好的投資標的;用資訊軟體找出基本面最好的股票,可是它的股價也已經漲了一大段,股價不便宜,要不要投資呢?或是找出股價相對落後但基本面卻衰退,能否期待它的補漲表現?

人的認知或辨識能力是"類比式"而非數位式的,可以從很遠的地方辨識出一張朋友的臉,不是因為眼睛的長寬距離,嘴巴寬度或鼻尖高度等數據,雖然是這些數據決定了一張臉的樣貌,但人的辨識能力卻不是依靠這些數據
資訊軟體是數位式的數據運算,可以幫投資人找出營收獲利最好的企業,或是找到成交量擴增,股價突破某個位置,經過數個條件的篩選,也未必可以找到最佳標的
就像在找一張臉,用資訊運算,找出最佳的眼睛大小,嘴巴寬度鼻尖高度,可是組合起來卻未必是一張完美的臉,可能是比例不對,可能是眼神不對,可能神情不夠溫暖....等除了數據之外,還有許多其他影響的因素,是來自於非屬於數據可以衡量的,而這些非數位式的因素有時候更具影響力
牛頓可以計算天體運行卻無法估計人心的瘋狂

一檔股票的各種資訊,像是人臉上的各器官,除了它本身要漂亮之外,還需要整體組合起來的樣貌也很漂亮才會讓人覺得好看,比例是否協調也很重要,這不是數據的運算或排序可以達成的
例如獲利成長三成而股價漲幅也是三成,可能投資人覺得漲幅還不算高,但如果獲利沒有成長,股價卻漲了三成,或許就會覺得風險太高了,這是獲利與股價變化的比例是否協調的問題;選股的取捨,有時候不只是基本面是否成長,股價的量價或均線狀況,籌碼如何變化,還有各項因素的變化比例是否協調,這是個難以數據量化的因素
這項因素也決定了實際進出時的策略,例如說股價急漲時不追,等拉回再買,究竟漲幅多少以上就不追了?拉回多少才算是合理?這又與當時市場氣氛有關,樂觀的時候漲二成也能追,悲觀的時候漲一成就怕了,"氣氛"更是難以數據量化的因素

投資時的取捨,除了數據之外,還有更多數據之外的因素,例如整體比例組合是否適當,與投資邏輯如何搭配等問題.....

創作者介紹

SmartMoney投資日誌

SmartMon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